当前位置:世鹏头条网 >> 健康 >> 正文

我们都是励志版丑小鸭

时间:2018-03-19 12:51:46 作者:封小凤 阅读: 5548 点赞: 84 分享: 35

我们都是励志版丑小鸭

文/封小凤

一 2002年8月,岑小姐大手一挥的时候,鸿渐皮具厂的招牌应声落地。

这是一个非常时刻,一个辞旧迎新的时刻。我想也许打工人中,像我们这样出色的很少很少,像我们这么幸运的也应该很少很少,像我们这么笑掉别人大牙的人一定少之又少。我们这群城市的鸟儿确实让人可笑,同样是打工,别人打工求发达盼发展,而我们打工却把一家公司打到关闭。这样的事在南方还不多见。我们原来的那家公司:鸿渐皮具厂,这时多像一只夹着尾巴的小灰狼,小心翼翼的逃到了惠州那只母狼的身边,而我们这些被鸿渐皮具厂遗留下来的雀雀,多像一群鸟儿,成群结队地被主人赶至宝丽模具公司。还来不及梳理自己的羽毛,岑小姐那辆老式跑车便在我们身边呼啦一声绝尘而去。

这就是岑老板给我们的特别告别方式。

这也是新老板凌先生同我们最具历史意义的见面方式。岑老板将大手一挥,毫不吝啬地把我们几百号人拱手送给了宝丽模具公司。

宝丽模具厂听说来头不小,有人说总部在美国,还有人说总部在香港,旗下网罗几十个分公司,最远的还涉及到非洲,据说每一年都会培训一部分有能力的人士发送到边远的国家,也就是所谓的留洋吧。还有人说宝丽模具厂是全球的十大富翁之一开的一家连锁公司,在这里做什么都有保障。

所以鸿渐皮具厂的倒闭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威胁,反而在鸿渐皮具厂倒闭的尾声里,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心态。

现在真正受到威胁的,是宝丽公司会不会留住我们。宝丽公司一接手,就有很多闪光的东西放在大家面前,比如宝丽公司的凌生坐的是宝马,比如宝丽公司把厕所都装饰得富丽堂皇,明亮得像一面镜子,比如宝丽公司的办公室立马换上了中央空调。比如宝丽公司每一年都有百分之二的人可以出国。

多么诱惑人心的条件。很多人都想继续留在宝丽公司。但宝丽公司涮人也像人家涮羊肉一样,一点也不留情面。原写字楼里的几十号人,幸存下来的就只有五个。

九月,蒋丽丽、斐文青、叶馨、韩童、还有我。有幸被宝丽公司相中。

蒋丽丽很漂亮,无论做前台还是做秘书,她都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最有资格留在宝丽模具厂。斐文青不漂亮,但是她很年轻,十八岁,花骨朵一样的年纪,脸上的两瓣红花瓣整天都漂亮地盛开着,很是讨人喜欢。叶馨名如其人,有一种古典的温柔、俏皮的浪漫,这种女孩子摆在办公室应该是一只很得体的花瓶。韩童很丑很瘦很黑,五指像鸡爪,一张黑脸像包公,但是她设计的图纸却超一流的水准,是个很受大家看好的设计师。所以,她也最有资格留在宝丽。至于我,我叫梁燕,我不漂亮,也不温柔,还不合群,可是我很幸运,因为宝丽公司选中了我。

我暗暗庆幸自已的幸运。

当出纳张小惠猫着腰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我明明显显地看到蒋丽丽眼里有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意思。张小惠以前在鸿渐皮具厂的时候,张扬得厉害,她应该属于那种一旦做了皇后便会极端残酷的主子,她在鸿渐公司担任出纳的一段日子,嚣张得不行。有了今天这样的下场,也应该算是她的报应吧。蒋丽丽最有权利鄙视别人,因为她漂亮。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漂亮的女人总是比别人骄傲自负得多。多年的社会经历告诉我,漂亮是任何通往罗马之路的敲门砖。相反,我就没有这种特权,我从不敢在心里鄙视某人或看不起某人,我认为自已长相平平,能够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幸存下来,已经是万幸之万幸的事啦。

蒋丽丽提出为我们几个幸存下来的MM庆贺一番,因为有了鸿渐这层关系,我们彼此觉得彼此的心都靠近了许多。在那间我们很少舍得去的三星级酒店的包厢里,我们破例要了一瓶红酒,在酒精的作用上,我们划破手指,写血书,很那么回事的组织了一个五MM集团。并且一致推举蒋丽丽为团长,因为她长得漂亮。其实我们私下里也喜欢漂亮的女子。我们相约,在五MM集团下健康成长、团结合作、一致对外。

新来的出纳叫何燕青,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子,她很小声很温柔地和我们打着招呼,说话像经过特别处理,声细如蚊。她的笑容很和蔼,但我能感觉得出大家并不怎么喜欢她,谁叫她是宝丽公司请来的呢?潜意识里我们还是把鸿渐跟宝丽分得很清楚。况且出纳都是同钱打交道的,一般这样的人,不是老板的皇亲也会是老板的国戚。这种人往往得罪不起,也惹不起。

倒是同出纳一起进来的那个叫凌俊的男孩,听说是老板的二公子,却很受大家的欢迎。凌俊一来到写字楼,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凌俊长得并不是很帅,但他身上有一种贵族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像斐文青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忌讳找一个有钱人的想法,我很欣赏她这一直率的性格。看到凌俊时我的第一想法,那就是斐文青很有可能会成为凌俊手中的猎物。

蒋丽丽说,办公室最好多来几个帅哥,好调节一下,免得阴阳失调,而且,最好多来几个像凌俊这样的重量级帅哥,好把办公室这么些过剩的美女全销售出去。叶馨对这个不感兴趣。叶馨说,要听妈妈的话,回家找男朋友,她妈妈说,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他结过婚没有?身份证是不是借别人的,外面的人,叶馨的妈妈不放心。而且,就算那个人放心了,这外面的人,五湖四海的,到头来,还不得母女分离,叶馨的妈妈就她这么一个宝贝,怎么会舍得骨肉分离呢?叶馨说在外面再干一段时间,挣点钱够回家办嫁妆就回去找男朋友结婚。

因为叶馨这句老掉牙的土话,斐文青和韩童两个号称现代派的家伙,躲在被窝里笑了叶馨一个晚上。

斐文青是做业务的,举止动作都超前卫,斐文青做人的终极目标,就是钱。斐文青说,此生能够有一幢花园别墅,再装饰一个别具风格的欧美情调的屋子,这样活着才算真真正正的活着。往往斐文青这样说时,我就喜欢泼她的冷水。我说斐文青你这个理想实现的可能性很小很小,除非哪个富翁七老八十死了老婆你去填房的话还差不多。斐文青对我这种近似人身攻击的恶毒话语丝毫不在意,嘿嘿我们有时就是这么可爱,可以毫无根据的取闹。韩童虽然不漂亮,但对未来也充满着很好的憧憬,韩童说,女人要么漂亮,要么很有才,这样的女人都是顶呱呱的女人。韩童有才,在我们中间算是一个才女,韩童的恋爱方式很独特,用她自已的话说那就是看上她的不多,但真正让她看上眼的却少得可怜。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种担忧,担忧像韩童这样并不漂亮的女孩子,让他中意她又让别人中意的男人,这个世界,绝迹没有?

正当我把一片苹果放进嘴里这样担忧着的时候,凌俊便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在鸿渐公司我们有在办公室吃东西的习惯,因为鸿渐的岑小姐常常带领我们一起在办公室吃东西。所以凌俊踢开办公室门时,我那只没吃完的苹果正好不偏不倚横在两唇中间。

斐文青和韩童、叶馨、蒋丽丽她们当时也在吃东西,不过具体什么样的丑态我就不得而知。

凌俊没有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办公室,倒是我们这群鸟儿吓出了一声冷汗。

这个时候我就怂恿斐文青,我说斐文青你一向对太子哥感兴趣,有本事你就搞掂这位太子爷,也免得我们以后吃东西什么的这么尴尬,你也知道我们是鸿渐公司带坏的馋猫,上班不吃东西就难受。

叶馨、韩童、蒋丽丽也同意我的看法。

斐文青把嘴一瘪说小菜一碟,蛮不在乎的样子。我们都觉得好笑。尤其是蒋丽丽,我看到她眼里又有了不屑的味道。这五个人中,也许蒋丽丽认为,这种好事轮到她蒋丽丽也不会轮到她斐文青,但我分明又从斐文青的眼里看到了信心。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十月国庆节一过,办公室又进来了几个男生。对于凌俊的火热程度很快就被后来又进来的几个男孩子压了下去。

陆庭非和谢思曼的到来,无疑是给这个女儿国似的办公室打了一支兴奋剂。 那个晚上,我们五MM集团,因为这两位帅哥的到来,特别在宿舍进行了一场聚会。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多了两位帅哥,就像无端给办公室,增加了一盆盆栽。那个晚上,我们破例喝了一些啤酒,买了几份炒田螺,一斤花生,两袋桔子,十点钟的时候,个个都要面红耳赤的时候,我们故意灌醉斐文青,斐文青不知是计,一个劲地喝酒。最后,斐文青耍了酒疯,又哭又笑的,让我们侍候了好久,才得消停。

陆庭非是工程部的,长得高挑,完全不像南方人,但他却告诉我他是湖南人。这在无意中给了我许多美丽的幻想,因为我也是湖南人,湖南人跟湖南人难免不会擦出些火花。

我第一次在一个男孩子面前忸怩起来,只要陆庭非一到办公室,我的心就会一阵一阵莫名的兴奋。这就是爱情吗?我不敢告诉她们,告诉她们的话她们一定会取笑我。我小心翼翼守护着这个只属于我的秘密。

谢思曼是做QC的,说话有点娘娘腔,就是奶油味特浓的那种。我向来不喜欢一个男人温声软语的像没骨头。我以为韩童会喜欢。

我也希望韩童会喜欢,因为这样我们就各自心有所属,没有谁会孤单。在我的骨子里认为,打工只是一个过程,没有哪个人会打工一辈子,而在打工过程中能找到一个真正的朋友应该是打工的最终目的。至于蒋丽丽,她那么漂亮,我们根本不用为她担心,只要她手招一招,就有一大批男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且这些拜倒的,都非等闲之辈。

年底,眼看着要过大年了,办公室突然增起一股悲伤之情。叶馨在这几天特别的忙,使了血本,去了附近的再来发廊做了一个,波浪起伏的头发。叶馨一回来,韩童就取笑她没品味, 波浪太小,像半老厨娘。不适合她这二十来岁的年纪。是夜,叶馨又返转去了发廊,向个小时过去后,回来的叶馨让我们吓了一跳,刚出去时的卷发不见了,回来的时候,一个清汤挂面挂在脸上。“是不是趁着春节,回家相亲啊?”蒋丽丽疑惑地问道。叶馨没有做声,一张俏脸却涨得通红。

年后,斐文青变得异常的忙碌,那段时间根本看不到斐文青的影子。叶馨自从2003年春节过后,回来后也像变了一个人。上班的时候,总能听到叶馨噼哩啪啦的信息声,像放鞭炮。我们一致抗议说:前面那们小姐,您拨打的电话已结婚,请静音。叶馨早已经坠入爱情的蜜网,只知道傻笑,却不知道静音。害得韩童气愤地走上前去,抢着关掉了她的手机。叶馨本来是要发作的,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蒋丽丽也不示弱,一天到晚,都有一个男中音在前台的电话里,要我们帮忙找一找蒋丽丽。因为蒋丽丽爱玩失踪,经常不接她男友的电话,这让她男友很难受,经常在想她的时候,拨打电话,占用我们公司的公共资源。

一股恋爱风,席卷了我们宝丽,我对韩童说,要不我们也找一个帅哥凑合凑合,耍个朋友,让周末不再寂寞。韩童一听我这话,把嘴嘣得老高,说:我的男朋友,还没有出生,在他娘肚子里养着呢?我忍不住用手拍了韩童一下,我说你就不能说一句让我暖心的话,韩童这时笑了,她说:不急,爱情这东西,欲速则不达。我要弄一场风花雪月的网恋,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定有四气:正气,和气,霸气,大气。很有气场。你以为你男朋友是磁铁啊。叶馨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后边钻出来,冷不丁冒出一句,让我俩吓了一跳。

传闻斐文青与老板的二公子谈恋爱是几个月之后的事,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并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 我想也许不到几个月,就会听到他们分手的消息。因为我在网上经常看到这样类似的现像。像霍启刚父子的绯闻,向来都是闹得风风火火。像钻石王子李厚霖,去年还传闻用钻石打动海潞,今年又传闻用钻石打动湖南的金话筒。 虽然相爱是别人的自由,我没有资格和权利评头论足,我觉得,有钱人的爱情,在我眼里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但这段时间,除了上班我很少在其它业余时间看到斐文青。不过斐文青这段时间的变化却是逃不过我们五MM集团的眼睛,斐文青手上以及脖子上那些金光闪闪的钻戒,老是在不同的时候刺激我们的眼睛。

不过,斐文青这段时间,确实很潮,背上了LV,脸上擦得一塌糊涂。韩童说,斐文青最最好看的就是她那一张脸,可她却硬是要把她毁了。哎,爱情,总是让人疯狂。

韩童说她几次悄悄跟踪斐文青,都亲眼见到她跟凌俊从那辆宝马车出来,双双去渡假村洗鸳鸯浴。叶馨说这小家伙现在每晚都疯到天亮才回来,不知道两个人去了哪里。

蒋丽丽把头一偏,不无傲慢地说,不是没有富家公子喜欢我,但我就是看不上这些人,这些人全身都充满着铜臭,视感情为儿戏。

情人节那天晚上,斐文青为我们打包了一袋酒店的饭菜。吃着斐文青的战利品,我们恭维她说:老板娘,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斐文青一掌拍下来:食物还塞不了满你们的嘴,那么多话。我们一起哄堂取笑说:不要搞个什么奉子成婚哟。斐文青说,不可能,你们不要那么邪恶,不要邪恶到你们的老板身上去了。韩童反应快,纠正道:不是老板,是邪恶到老板娘身上。斐文青一个猛子,扑到韩童身上,两个人在床上乱成一团。

我悄悄地消灭掉晚里的食物,想着自己的心事。早几天陆庭非趁办公室无人的空档偷偷地告诉我,说他喜欢我,他说我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工作努力,说话爽快,办事效率高,他的理想伴侣就是这种类型。

我想我哪里有什么气质,顶多只不过幸运罢了。我想不通我为什么永远都是那么幸运。

那段时间,很多人为了争得出国的名额,搏了命地学英语。“我在宝丽做work,样样技能都good,只有English不晓得。”这样的话语在那一段时间的宝丽公司很流行。也难怪,那段时间宝丽公司正在打算培养第一批精英去柬埔寨,而英语当然是入选的先决条件。

人人都想出国,外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我也想出国,我也想到另一个国家看看,但我知道自已不是那块料。在本国我都活得马虎,到了外国那我岂不成了垃圾,所以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挤着出国,我也不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蒋丽丽也想出国,但蒋丽丽不懂英语,这件事情让蒋丽丽十分光火。蒋丽丽的英语比传说中当年章子怡跳的舞还烂。韩童对蒋丽丽因为英语的关系出不了国颇感欣慰,再美丽的女人如果没有才气,在更多的时候也只是一种摆设。韩童认为,蒋丽丽除了漂亮,什么都比不上她,她才是一个百里挑一的才女,是宝丽少有的几个才女。按理说她应该比蒋丽丽受欢迎,可事实上,蒋丽丽比韩童受欢迎得多。这个年代崇尚的是美女,你肚子里有没有料谁认得清。不过蒋丽丽因为英语出不了国这件事确实让韩童兴奋了几天,看吧,这就是不学无术的下场。韩童当着蒋丽丽的面说。蒋丽丽把白眼一翻,有本事的话你出次国让我看看,韩童立马收声。

叶馨突然宣布说,嫁妆钱挣够了,现在得回家结婚!这句话把我们擂得不行,叶馨其实一点也不大,刚好二十岁!那么早结婚干什么?我没好气地问她。叶馨说:难道你不知道,好果子,都给先来的人吃掉了吗?韩童说,就怕吃掉是一个带虫的坏果子。斐文青听说叶馨要结婚,忙不跌上床跳下来,说:不准这么早结婚,你想想看,你才二十岁,一朵刚刚怒放的牡丹,怎么能这么快就给人摘了去了,按道理,你应该盛开几个春秋,开到花糜。蒋丽丽这时打圆场说:迟嫁早嫁还不是一样,你再怎么怒放,最后也只是为一个人怒放,敢情你还想给几个人怒放不成?斐文青听到蒋丽丽这句话可不乐意了。她立马从下面的床上跳起来说:说话干净点哟,可不要话里藏针哟。蒋丽丽这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说:不好意思,我是想说,想说,再怎么怒放的花儿,到头来,还是是一只蜜蜂采摘,早与迟都是一样的。斐文青的脸眼看着就要绿了的时候,蒋丽丽马上陪个笔脸说:文青妹妹,你说是吧。搞得斐文青就要发作的怒气,强压着咽了下去。

一个月后,叶馨辞工到期,老板再三挽留,并批准她三个月婚假。这一做法,完全有悖于鸿渐皮具厂,原先在鸿渐皮具厂的时候,只要辞工,一概不留,看来这个老板倒是年轻些,做法超前卫。叶馨即没有答应老板,也没有拒绝老板。

6月22日,我们为叶馨送行。叶馨背起刚来时那个旅行包,一脚踏进火车,一脚站在月台,眼里噙满了泪花,酝酿了半天,最后她说:我还会回来的!我们作鸟兽散。

斐文青这段时间业务跑得很烂,还经常请假。一回到宿舍就蒙头大睡,喝起酒来乱喊乱叫的,状况恶劣到极点。她平时很少这样,可能是跟凌俊分手了,我们一致认为,像她这种盲目追求金钱的爱情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的,况且她还没有漂亮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地步。潜意识里,我们都认为有钱的老板只会迎娶一些美如天仙的姑娘做老婆,所以对于斐文青的分手我们不抱任何同情。况且,身边就有一个蒋丽丽,她可比斐文青漂亮多了。斐文青除了脸上那两朵血红的花瓣外,其它都平凡得要死。

蒋丽丽突然说要在建军节结婚,老公以前在一家物流公司做业务。这段时间蒋丽丽的老公准备自已开一个公司,所以迫切需要蒋丽丽辞工。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们都一直以为凌俊同斐文青分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蒋丽丽的插足,还老早地以为她是一个卑鄙的第三者。

美丽的女人天生就是做老板娘的料。说这句话时,我并没有要拍蒋丽丽马屁的意思,我是由衷的赞美。

美丽是女人天生的财富。

蒋丽丽的老公出现在我们办公室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那真叫一个帅。不过,他老公长得真像马化腾,那们的脸蛋,那们的气质,真的很迷人。我们开玩笑说,蒋丽丽是不是瞒着我们,嫁给了一个名人,蒋丽丽不置可否。韩童生气地说:如果蒋丽丽的老公现在看上我,我一定会同她抢老公的,你看,太有才了,那样子,儒雅,干净,整洁。斐文青听到韩童这么一说,把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我抽时间,狠狠地在韩童的屁股后面捏了一把,我说:你就不能积点口德,你这张嘴就是欠扁。韩童一本正经地说:爱情是神圣的,我为了我所爱的人,勇敢地去争去抢有错吗?你们都是懦夫!要争要抢也是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别人的老公,你抢什么?乾坤童无奈地向我作了个鬼脸,她说,你这种思想,落后了。你老了,懂不?

我指指自己的鼻孔,我才二十二,老么?斐文青这时好笑地在床上蹦来蹦去,烦得我要死。我厉声喝道:没听见别人说我老了吗?我受不了你这声音的干扰,立马给我安静下来。

斐文青这段时间特别的异常。以前,一下班,就不见了她的踪影,现在,每天晚上,斐文青都不自觉地变成宅女了。一下班,斐文青便躺在床上,有时饭也懒得去上面吃。韩童一见斐文青这样,就把她从床上拉下来,斐文青像个死猪一般,任由韩童摆布,不说话,不吭声,不反抗,软绵绵地,像一个充气小羊羔。

“我要你快活起来,像以前那样,快活起来!”韩童使劲地摇晃着她。斐文青还是一声不吭。“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以前那股爱说爱唱爱跳的劲呢,都使到哪儿去了。”韩童又摇晃她。这时,有一行清泪从斐文青的眼光中流出。我忙上前,拉住韩童的手,示意她别再出声。斐文青见我们都安静下来,一个人爬回二楼的床上,躺下后,一张被子,满脸盖住。

那个晚上,我没有睡着,韩童老是翻来覆去的,我猜她也没有睡着,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斐文青,她却没有搞出一点动静。我不知道,她睡着没有。

斐文青的以常,让我们很意外,前段时间,斐文青在宿舍里耍酒疯,我们以为,她闹一闹,这件事情,就会过去,却没想到,事情朝着与我们相反的方向发展。

9月15号,我同韩童像往常一样回到宿舍。今天一天都没有看见斐文青,我以为她请假去外面玩去了,便同韩童约好,晚上去一家菜馆消遣一番,因为,今天,老板特地奖励韩童一千元钱,原因是她做的那个图纸获了奖。这让我们都很兴奋,我盘算着今晚要狠狠地敲一下韩童的竹杆,最好让她那一千元血本无归。打理好一切,我准备上个厕所。没想到,韩童也说她也想上厕所,我嘻皮笑脸地说,那就让我们两个断背一次吧。我故意紧紧地拉着韩童的手说,要不今天我蹲着拉尿,你站着拉尿,韩童说,没想到你这个人,骨子里这么野气。我翘起嘴,不服地说:“三百年前,我本就是一个浪荡公子。说得韩童笑倒。推开厕所的房门。出现的一幕让我和韩童晕倒过去。斐文青晕倒在厕所里,地面上满是血。韩童尖叫着跳开,我吓傻了,立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后,我慌忙拿出手机,拨打120,紧接着,保安,人事,公司里管事的人,都来到我们的宿舍。120赶到的时候,大家的手心都紧出一把冷汗。

医生说:这孩子自行流产,米非司酮加米索前列醇药操作方法不当。吃的堕胎药,大出血。幸亏发现及时,不然的话,有生命危险。

恰在这时,叶馨打来电话,叶馨说,婚礼完毕后,就会来广州,家里太闷了,根本没有什么年轻人,都是一些老人和孩子,很是不便。我们没有把斐文青出事的事情告诉她。她特地在电话中,问我们说斐文青怎么样了,我和韩童异口同声地说:好着呢?就要吃喜糖了。紧接着叶馨提醒我们两个,快些找到另一半,早点成个家,生个孩子。韩童边附合边向我做鬼脸。我们祝贺她赶快生个胖小子便挂断了电话。

斐文青醒来的时候,我们都守在她的身边。可能由于流产的缘故,斐文青脸上长年盛开的那两朵红花瓣,悄悄地影退下去。韩童从隔壁的酒楼,买来一煲骨头汤,要斐文青趁热喝下去,斐文青没有喝。她无力地躺在病床上,两眼木木的,不知道看着什么。

这时医生进来说,病人的情绪不稳定,问我们俩谁是病人的家属。我们俩个几乎是同一口声音说:“我是!”医生要我们去医院续费,说还得交二千元。病人很虚弱,我们俩忐忑着一颗心交完费。坐在斐文青的对面。我说:斐文青,医生说你得了一场重感冒,住几天院就行了。韩童这时也说:“就是,谁没个三病两痛的,好了就会没事的。”这时,斐文青说话了,她说:你们别来安慰我,我知道我自己得的什么病,不过,现在我也顿悟了。谢谢你们!斐文青这样说着,紧闭了双眼。

接连两天,我们都没有去上班,一直在病房。斐文青情况一天天好转,我和韩童,总算放了心。

蒋丽丽也在回去没多久,就给我们打来电话,她还向我们报喜说,可能怀孕了。我们在电话里为她祝福。

韩童说我要么就不做母亲,单身一世,要做就做最好。像她们那样,二十出头就给一个孩子绊住脚,你看看,自已还是一个小不更事半大点的孩子,怎么样去带另外一个孩子呢?

懒得理你。我说你这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想当年,你妈妈十多岁就生下了你吧,你不一样活得拙壮,不是?

其实韩童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就算有道理又能怎样?就算叶馨迟点生孩子又能怎样?迟点生孩子就一定能遇到一定能生出个爱迪生?迟点结婚也同样要生活。生活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圈圈。

如果不生孩子,那又像什么话。我们长在农村,生在农村,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措施可以让一个农村的女孩无忧无虑的生存到老。

我发誓,今生我一定要找个有钱人!躺在病床上的斐文青冷不丁冒出一句,把我和韩童都吓了一跳。“真是中了有钱人的毒!”我在心里惋惜。

十月国庆节,陆庭非主动约我出去玩。我欣然的同意了。

其实,我们也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我们用了最环保低碳的方式,完成了我们的第一次浪漫之约,陆庭非,不知从哪里借来两辆破得不行的自行车,我们一个一部,骑着挺进了大夫山。把自行车放下来,陆庭非拖着我,脱掉鞋子,我们一起在水里找田螺,陆庭非说,田螺姑娘是他小候最爱看的花鼓戏,情窦初开的那天起,他就打算带上自己心爱的姑娘,去抓一回田螺。

田螺姑娘的花鼓戏我也看过,不过,我没有他这么纯情,对爱情也没有什么目的和幻想。就是希望,有一天,遇到一个喜欢我的人,而恰好这个人我又喜欢,就行了。

中午的时候,陆庭非带我去附近的一渔庄吃饭。他说,抓田螺,吃渔庄,就像歌里唱着的梦回水乡。后来聊天我才得知,陆庭非原来是地道的城里人。怪不得,他对田螺的那种痴恋超出我的想像。席间,我说我是一个农村姑娘!城乡区别还真蛮大哈。陆庭非一边帮我夹菜,一边说,爱情没有界,即使有界,也可以跨越。这句话让我想起斐文青,我脱口而出说,怎么没界,就有富穷的界。陆庭非说,真有富穷的界的话,那不叫爱情,只叫刺激。一个真爱你的人,他是不会在乎你的出身的。

陆庭非抓住我手的那一瞬间,我的舌头差点吐了出来。从陆庭非指尖,仿佛有一股电流一样,击中我的全身。就那们被陆庭非牵着,我的心里满满的。

十月过后,斐文青辞工了,不过她也没走多远,在距离我们公司不远的一家公司,斐文青在那里做了一名跟单。临走的时候,我对斐文青说:不要再把目标锁定在什么有钱人,其实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同事,也蛮好的。斐文青不假思索地说,你是在说你的陆庭非吧。我害羞地点了点头。最后斐文青说,虽然我现在和凌俊分手了,但我并不恨他,这是我的初恋,我很怀念我们一起走过的这段时光,我付出了真诚,付出了我最最童贞的感情,不管他对我的态度如何,我都不会后悔。我需要沸腾的人生,我会勇敢地追求,我想要的一切。

“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在自行车后面笑是不?”韩童似笑非笑地说。 我的追求你们不会懂。斐文青无奈地说。我喜欢轰动,喜欢打扮,喜欢五彩缤纷的生活,我身边工作的同事,他们满足不了我的要求,我也不想害他们。

祝你好运!斐文青离开我们公司的时候,凌俊的宝马就停在公司的空坪里。望着斐文青越来越远的身影,我有一些说不出口的惆怅。我想,也许,各人和生活方式不同,我又何必,强求她跟我们一样呢。

十一月,叶馨就回到了公司。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来,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男孩。叶馨说,希望老板能够安排他老公在公司里做事。

叶馨的老公,长相还可以。但我从这个男人身上,看不到一点优秀的气质。他小小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小小的脸,说话的时候,还躲在叶馨的后面。个子也不高。叶馨自从带着他老公来我们公司后,就没有与我们住在一起了,而是在外面租了一间房。

晚上,我好奇地问韩童,叶馨的老公,你觉得怎么样?韩童不假思索地说:没有怎么样,反正跟我们不搭调,好像跟我们在不同一个世界。我说:我怎么感觉他像另一个世界的人。韩童这时坐起来说,你说的话太对了,我就觉得,他老公怪怪的,好像感觉哪里不妥,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妥。听说他老公以前从来没有出来打工过,只是在家里,跟着他父亲做一些什么。

叶馨的老公,最后进了我们公司,做了流水线一名员工。

晚上,我和叶馨,韩童相约去蒋丽丽家吃饭。

蒋丽丽的家住在华南碧桂园。说真的,很美,大块大块的草坪,覆盖在每一幢楼房的四周,高耸入云的热带树,像一把伞一样,高高地伸展着他的臂膀。蒋丽丽慵懒地伸展着她的胳膊,她的肚子明显大了。我们去的时候,大约七点来钟,她老公还没有回来。

推荐阅读

魏锐一拳KO邱建良老对手!中国魔童二番战美国孙悟空!

格斗地界出品1赛事名称:勇士的荣耀播出时间:2018年2月11日22:00播出平台:深圳卫视播出形式:录播直播链接: http://v.pptv.com/show/nEalI4vxYZ8CgOg.html比赛看点:那么,本周日(今晚)22:00深圳卫视《勇士的荣耀》将播出四场中外强强对抗,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不要眨眼,综合格斗有时一招定胜负刚满20岁的王纪征已经...

格斗地界4 天前

清爽不腻的“红茶玛德琳”,轻松烤出完美大肚子!

烘焙菜谱红茶玛德琳玛德琳从哪儿来的呢?有很多美丽又有趣的传说。最广为流传的一种是,1730年,美食家波兰王雷古成斯基(特别汤姆苏的名字~),一度流亡在梅尔西城(地名也很苏,言情小说必备),有一天,他带的私人主厨在出餐到甜点时,溜掉不见了(不太懂流亡还带私厨这个操作)。于是,有个女仆挺身而出,烤了她的拿手...

烘焙疯子Ella2 天前

同穿露肩皮衣 杨紫穿出性感 周冬雨穿出俏皮

杨紫和周冬雨同为90后演员,也是90后当红花旦,经常我们喜欢拿她俩作比较,两人也是实在默契,近日两人同时撞衫露肩皮衣。周冬雨杨紫同穿露肩皮衣先看看杨紫,本是皮衣,但是硬是穿成了露肩皮衣,里面搭配白色T恤不惧走光,耳环只戴了一个。杨紫丝巾蒙面,更添一丝搞怪氛围,特别干练。杨紫在娱乐圈内,周冬雨向来衣品很高...

医美信徒4 天前

盘点哭戏最惊艳的男星:焦恩俊第三,霍建华第四,第一是他没人反对!

盘点哭戏最惊艳的男星:焦恩俊第二,霍建华第三,第一是他没人反对!第四就是乔振宇。在《古剑奇谭》中的哭戏很惊艳!《古剑奇谭》最终boss,“琴心剑魄”之“琴心”,外表温和沉静,精通音律,精于炼丹制药之术,由演员乔振宇饰演。第三就是霍建华。在《倾世皇妃》中的哭戏很惊艳!出道多年的霍建华,一直保持谦和低调的品...

小月生活法4 天前

家装第六代“智慧家生态”整装模式在京启动

点击上方“家居官点”可以订阅  2018年2月1日,以“新起点,新征程,共筑中国梦”为主题的家装第六代“智慧家生态”整装模式战略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此次发布会由中国梦想家装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家源实业(杭州)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为家装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国国学院院长黄泓人、中国梦想家装饰集团董事长蒋霖、家源...

家居官点4 天前